杜邦 - 莫爾格街兇殺案

莫爾格街兇殺案:

一個放下種種尋常手段的分析家, 完全投入對手的心思去, 與之認同, 往往因此一眼即可看破他所擅用的一些方法(有時的確是簡單得出奇), 而藉以引誘他犯錯, 或作草率的推算.

把對像看得太死, 反而妨礙他的視野. 他也許能把一兩點看得特別清楚, 可是也因為如此, 就反而把一整個事件看差了. 所以, 世界上確有深入不能淺出的事情. 真理不是永遠埋在井底的.

事實上, 我相信重要的學問, 一定是顯然可見的. 學問的深處就在我們尋找的山谷裏, 而不在我們找到它的那些山頂上.

我們要求深刻過當, 反而會迷亂與削弱思想力. 我們若是用眼睛緊盯着一顆星不放, 太集中注意力, 太直接去看, 就連太白星也會由天上消失.

"...他們都掉進一個極大而又極普通的錯誤裏去了, 就是把不常見的事誤以為難解的事. 然而, 理性在尋求真相時, 正是靠了這些有異於平凡面的狀況來探路(如果真有路的話)前進. 像我們現在這樣進行的調查, 不該問:發生了什麼情形, 而該問:有什麼情形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. 事實上, 我應該可以解決這件奇案, 也可以說己經解決了. 而其容易性, 正和警察看來顯然不可破的程度成正比." 我驚訝得啞口無言, 只用眼睛直瞪着他.

瑪莉羅傑之謎

"....這件罪案雖然殘暴, 但是很平常, 本身並無奇特之處. 正因為如此,所以大家才覺得這案子很容易破. 實則, 正因為如此, 這個案子才不容易破......警察局長Gxx先生的部下, 能夠上明瞭這個慘案是如何又為什麼才會發生的. 他們能夠想像到一種方式--許多種方式--以及一種動機---許多種動機; 又因為這許多方式與動機中的任何一個都可能是實際上的那個, 他們就想當然認為其中之一"必然就是". 然而這些不同幻想所縱容的輕易感, 以及每個幻想所以為然的真實性, 本應當於了解當時就透露出破案所難免的重重困難, 而非輕鬆容易. 我因此一向觀察到:理性如果真的要探路去尋求真相, 就要靠超出尋常水平以上的見地, 而在這一類的案子裏要問的不是"發生了什麼?" 而是"所發生的有什麼未曾發生過的?..."

"...我們應當記住, 我們那些報紙的一般目的,, 與其說是要探討真相與原因, 毋寧說是要聳人聽聞---以及自圓其說. 只在前一目的跟後一目的不謀而合時, 他們才會去追求. 一家報紙, 只發表平常的意見(無論這意見多麼有根據), 即不足以贏得大眾的信靠. 只有那發表和一般想法大大矛盾的議論的人, 群眾才認為他深刻. 推論和文學一樣, 只有故作驚人的警句, 最能受到立刻而普遍的賞識. 這在兩方面都是等而下之的本領."


"...我要在這裏說明, 有很多不被法庭採納為證據的事, 在識者看來是最好的證據. 因為法庭只受證據的一般原則引導--大家公認而"成文"的原則--而不喜依個別案情逸離常軌. 他們這種固守原則的態度加上絕對不顧衝突性的例外情形, 成了一個斷然模式. 即: 在無限制漫長時間的前後關係中獲致"最大程度"可獲玫的真相. 全體言之, 這種做法可以說是明智的; 但另一方面而言, 它却產生極多的個別謬誤."

"...在這類調查裏, 把深詣侷限於直接的一切, 而完全無視於附帶的或邊際的事情, 所犯的錯誤可不算小. 法庭做法的失當之處, 即將查證及討論全限在顯然相關性上. 然而經驗顯示, 而且一種真正通達的見識也必顯示, 真理的一個廣大的--或許是較大的--部份, 生自那些看來不相關的一切.現代科學要"對那沒見到的事情作估計", 即本乎一原則......人類知識史始終一貫顯示, 我們那些極大多數也最有價值的發現, 都要歸功於種種間接的, 碰巧的以及偶然的事故, 所以到了後來, 為了日新又新着想, 就有必要留很大的甚至最大的餘地, 給那些要靠機遇來產生而完全反平常意料所不及的發明. 將未來一切植基於一向的憧憬, 己不再是幽玄思想了. "意外"被公認是基層結構之部份. 我們將機遇當做一件可作絕對計算的事情. 我們把那未經預料的及未經想像的一切, 都交給學院的數學公式去判斷...我再說一遍, 一切真理中, 出自附帶間接事故者, 佔"較大"部分, 這不僅是事實而已..."

"...當然, 大眾的意見, 在某些情況下, 是不可忽視的. 這種意見自己發生的時候--也就是在一種完全自發流露的情形下出現時--我們應該把它看作是"直覺", 其乃天賦殊異之人的特長表現. 在100案子裏, 有99件我服從它的判決. 但是, 有一點很重要, 即: 我們看不到"教唆"的具體痕跡才行. 這種意見必須嚴格的是"大眾自己"的; 而分際所在, 往往極難察覺, 也不易保持."

失竊的信函

使推理者的知能跟對手的知能同一化

"...我問過那個男孩, , 他用什麼法子來獲致那使他猜中的"完全"知能同一, 我得到以下這個答覆: 如果我想知道一個人有多聰明, 有多愚蠢, 或者有多善良或邪惡, 或者他當時在想什麼, 我就照着他的表情儘可能正確的改變我的表情, 然後再看我心頭或腦子裏出現什麼思想或情緒以配合或迎合那表情...."

"大體上說來--杜邦答道, 並引用襄福的一句話--大眾的見地, 傳統的觀念, 是愚昧的, 因為那是極大多數人的一種默契."

數學推理實即用於觀察形式與定量的邏輯而已......數學公理均"不是"普遍真理之公理. 例如, 在"關係"上---即在形式與定量上---為真的說法, 用於道德/精神上就往往大謬不然. 在後一種知識裏, 部分之和等於全體這條公理, 很可能"不是"真的. 這條公理也不能用在化學上. 它不可用於對動機的考慮; 因為2個各有一定價值的動機, 結合起來, 未必就有一個相等於兩價值之和的價值...."

你曾否注意到, 安裝在店門上面的街道標誌中那些最為引人注意?...就像街上那些超大字體的標誌與招牌, 正因為過於明顯而為人忽略; 這種物理上的視而不見現象, 類似智者的千慮一失. 他殫精竭慮之餘, 往往疏忽了那些太顯明而不待言的既存事情...

金甲蟲

...英文裏最常用的字母是e, 越來越用得少的是: aoidhnrstuycfglmwbkpqxz. E的用途特別多, 句子無論短, 很少不用這個字母....

...所有英文單字中, 最常用的是the...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TCPDF How to show/display Chinese Character?

Wordpress Load balancing: 2 web servers 1 MySQL without any Cloud services

Using wget bypass htaccess username password 401 authorization